中国印(篆刻)网站(原名网络中国印、网络篆刻印鉴。2000年建站)    

日本篆刻简史

■神野雄二(日本) 真铁 译

    在日本,从何时开始使用印章,还不太清楚,现在,日本流传下来的最古的一枚蛇钮金印,印文为“汉委奴国王”,这是于天明四年(1784年),在福冈县的志贺岛上被发现的。《后汉书·东夷列传》中有关于这枚印的记载:“建武中元二年(57年),倭奴国奉贡朝贺,使人自称大夫,倭国云南界也,光武赐以印绶。”这个记载及印的用材、钮式、印面的尺寸都与汉代的官印制度吻合。这枚日本先祖在大汉首都洛阳受赐的玺印,堪称日本印章史上的无价之宝,也是日中两国间古代交流史上重要的实证。
一、古代(平安时代)
  迄今为止,日本发现最初的记有印章的文献是崇神天皇记中的《日本书记》,其间记有持统天皇六年(692年),掌管天神地的官员向天皇奏上一方木印的史实。而印章的发展形成制度化的时期是文武天皇大宝元年(701年)《大宝律令》的颁布实施。大宝律令就印制的条款中,规定了四种官印的形式,即内印、外印、诸司印和诸官印。当时的官印制度,沿袭中国隋唐时代的印制,所用的印材是铜质的。内印就是御玺,如“天皇御玺”,采用九叠篆书朱文,这种款式也是仿效隋唐御玺的。
  随着时代的延续,印章在日本民间有所流传,庶民的私印采用平易的楷书,这类大和古印,朴素中含有韵味。
二、中世(镰仓—安土桃山时代)
  进入这个时代,律令印制开始崩溃,代之印章盛行的是花押手迹,不过此风很快吹去。随着和中国交往的日益频繁,宋元时代的文化浪潮,势不可挡地涌入日本。日本的禅僧首先通过宋元僧人把宋元用印的风气引渡过来。这个时代的僧人喜欢用朱文或白文的小印,并偏重装饰性印风,以禅僧们为先导的这一转折,给近世的篆刻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室町时代起,落款印作为书面条幅上的一种形式固定下来了,有用诗文词句入印,也有以吉祥语入印。到了战国时代,武将印风行起来,但艺术品位都不高,较著名的有北条早云将军的“禄寿应稳”、织田信长将军的“天下布武”、上杉谦信将军的“地帝妙”等。武将印以标榜武将信条、主义等语辞入印居多。
  罗马字印则是这个时代的特殊印章。当时,在日本西部大名地区,基督教的信徒们使用这种印章。代表性的罗马字印有大友宗麟的“FRCO”和黑田如水的“Simeon josui”等。
三、近世(江户时代)
  江户时代,印章在百姓中普及起来,并由此产生了用印的申报制度。
  江户初期的印中,阿弥光悦作为书画用的“光悦”一印,强调艺术效应,而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另外,尾形光琳和俵屋宗达的圆形印也匠心独具,都是日本印界传世的珍品了。
  这个时候,可作用于书画鉴定的、印章鉴赏和治印参考的印谱,如《君台官印》、《和汉印尽》等也纷纷行世。
  然而,真正开日本近世文人治印先河的首推中国明王朝覆灭后,先后流亡到日本的明代高僧独立和心越两大印家。日本受这两大家影响的印人有榊原篁州、池永一峰等,池永一峰著有名为《一刀万象》的三卷印谱,他们二人加上今井顺斋、细井广泽四家形成为江户初期印坛的“江户派”。接着,各领风骚的印坛高手有浪华的新兴蒙所、长崎的源伯民、赵陶斋、京都的悟心。上述诸人,受中国明末清初印风的影响,通常被称为“今体派”的印家。
  到了江户中期,才华横溢的印坛巨擘高芙蓉异军突起,芙蓉早年跟随时尚,研习明末清初的印风,中年以后问鼎秦古印,全力倡导复古,基于高芙蓉在印坛上的卓著功勋,“今体派”的印坛盟主地位发生了根本的动摇。从而建立了以高芙蓉为领衔的“古体派”,又称“芙蓉派”,芙蓉被誉为印圣。
  芙蓉门下阵势强大,俊杰辈出,特别是曾子唯、葛子琴、前川虚舟、源惟良等颇负盛名。芙蓉的流风在民间也广为波及,伊势的杜俊民、江户的浜村藏六初世,都是受他印风影响的杰出印人。古体派的影响一直持续到明治初年。不过,在“古体派”印人以外,水户的立原杏所和林十江书、画、印俱精,自成一帜;在江户,还有“净碧派”,代表人物益田勤斋和他的学生益田遇所的名字在日本印史上也是熠熠生辉的。
四、近、现代(明治时代以后)
  明治开始,又制定了印章制度,律令时代的官印再度流行。到明治十年(1877年)运用实印的准则也建立下来了。
  明治、大正的篆刻界里,墨守成规的“保守派”和突破印坛旧宗,主张引进中国新风的“新派”,分成两大阵营。
  保守派中有刻治“天皇御玺”、“大日本国玺”等印玺的印人——京都的安部井栎堂。其他如羽仓可亭、浜村藏六四世等,都恪守传统旧法。但是,不管怎么评价“保守派”这一流派,其代表人物中井敬所则是一个在印史上举足轻重的一代宗师。他学识渊博,编有《皇朝印典》、《日本印人传》、《日本古印大成》等著作。他还首次作为印人的代表担当帝室技艺员。中井敬所的非凡业绩,当之无愧地成为日本明治时期研究江户“古体派”印学的集大成者、近代篆刻学的奠基人。另外,同时期的山田寒山也严格遵守芙蓉的古体派特色,卓然有成。寒山曾赴中国并任职苏州寒山寺的住持,他为复兴日本印林旧法和新铸寒山寺梵钟再响夜半钟钟声,殚精竭力,传为明治大正时期印坛佳话。
  小曾根乾堂和筱田芥津则是日本新派印人的先驱者。新派印人为求索篆刻新风,不少人西渡中国,接受当时中国印坛名家的洗礼。如向徐三庚学习,印风纤巧流媚的圆山大迁;深得徐三庚和浙派神韵,印风华丽多彩的初世中村兰台;追随赵之谦、徐三庚一路而印风精严典雅的桑名铁成;精研吴昌硕作品,印风气宇浑穆的浜村藏六五世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河井荃庐,师从吴昌硕,印作高古朴茂,技惊侪辈,他深谙金石学、文字学、书画鉴定学等,并以传播中国文化精华为己任,在日本书画篆刻界掀起煞是壮观的新潮。
  除此之外,活跃在大正、昭和印坛的代表人物有:印风自由奔放的石井双石;印风端庄稳健的园田湖城;印风雄伟洒脱的山田正平;印风恢宏奇逸的中村兰台二世;印风雍容遒劲的松丸东鱼等。这个时代可以说是日本篆刻史上的一个黄金时代。

 

                                             (转载自《书法报》2010年3月3日)

 

中国印(篆刻)2000.2制作/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四川分所

电话/传真: 86-28-86614816  手机:13219045309

管理员邮件webmaster#sealnet.net(#改为@)

 QQ联系

蜀ICP备10006379号